即时新闻

  • 带着提案来上会 民生仍是关注点

        今天下午,市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即将开幕。一大早,市政协委员们就纷纷前来报到。 “您带来什么提案?”“您关注哪些问题?”在驻地的大堂,政协委员们首先接受了记者们的“考验”。 “云服务解决医疗资源的浪费”,“地下腾退空间可用来服务民生”,“让中医医院医疗制剂进医保”……委员们都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带着提案来上会,准备在接下来的6天半会期内积极履职,建言献策。

        孙子强委员

        云服务实现患者检查结果互认

        孙子强委员带来了一个运用高科技、大数据、云服务解决医疗资源浪费问题的提案。

        目前,患者在各大医院的检查资料不能相互通用,不但浪费了患者大量的就医时间,多次往返医院和长时间在医院周边停车、滞留,还造成医院周边道路的拥堵。其实,通过云服务技术,各大医院的各项检查是可能相互通用的。这样不光节约了时间,还能缓解拥堵。

        孙子强委员介绍,实际上有很多单位已在普遍使用云服务技术,但缺少管理机制。也就是说需要政府主管部门的干预,确定在哪一个类型、级别的医院,患者的检查结果可被医疗系统认可、使用,这其实是实现云服务解决医疗资源浪费的根本。

        举个例子说,某患者在河北的省级医院做了一个全面检查后,要来北京做手术,从目前来看,异地就医后,患者的很多检查资料无法使用,需要在就医地重复进行一次,甚至多次。这样会耽误患者大量的时间,同时患者驾车、租住都会浪费大量就医地资源,也增加了医院周边的交通拥堵。反之,异地的检查结果,如能在北京复用,实际上检查的过程是可以省略的。采用云服务、大数据技术,传输到北京直接使用,患者到京后直接进行后续的医疗服务。这种方式,就像是为每个患者在全国范围内建立电子医疗档案,让异地就医变得非常方便。孙子强说,现代的技术已完全具备这样的条件,只不过在管理流程和认证过程方面仍需进一步建设。

        本报记者 龙露

        齐越峰委员

        让中医医院医疗制剂进医保

        让中医医院的院内制剂“快快”进入医保的报销目录,是齐越峰今年带来的提案。齐越峰去年调研了多家中医医疗机构,今天将他们共同的呼声带到会上。目前,中医医院都有自己的院内制剂,这些制剂多数来源于名老中医的经典验方。齐越峰说,中医医院的院内制剂没有纳入医保,不利于中医的发展,也不利于中医的传承。习近平同志指出,中医药学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是“中华民族的瑰宝”。中医医院的院内制剂种类多、效果好、需求大,而且中医院内制剂的价格普遍较低。由于中医医院的院内制剂没有纳入医保,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患者的使用。如果将价格更加低廉的院内制剂纳入医保报销目录,可以预见,有利于鼓励和发展中医药,有利于名老中医学术经验的传承,有利于医改控制药费。本报记者 贾晓宏  

        郑实委员

        地下腾退空间可用来服务民生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郑实表示,既有建筑的地下空间腾退之后,如何用来补缺民生服务短板,值得关注。

        郑实委员表示,“疏解整治促提升”取得了很大成效,地下空间违规居住、违规改造的情况得到控制,消除了安全隐患。但是与此同时,也产生了一个问题——腾出来了这么多地下空间,却一直闲置,没有得到合理利用,造成了资源的浪费。郑实表示,地下空间得到充分合理利用,地上就能腾出更多的地方来建设绿地、公园。但目前,北京既有建筑的地下空间利用率还都不高。“比如说过去地下空间里存自行车,而现在多数人骑共享自行车,这种需求没那么多了。而另一方面,民生服务现在还存在许多短板,一些社会服务设施还不完善,需要得到补充。但是,并不能我们缺什么就往里一装,问题不是这么简单。”

        郑实表示,要科学合理地利用这些腾退出来的地下空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比如,许多地下室本身存在很多不利的条件,比如没有采光、通风不好、潮湿,这都是不利条件。根据相关的政策法规,这些地下空间在用途上也存在一些限制。另外,一些地下空间的产权权属不清晰,这些都不利于地下腾退空间的开发使用。他表示,如何利用地下腾退空间服务民生,首先要解决好这些问题。“我们希望相关的规范规定能够与时俱进地进行创新,从而能更加适应我们现阶段的实际情况,服务于民生短板的需要。”

        本报记者 王琪鹏  

        马立霜委员

        构建新生儿重大结构畸形三级防治体系

        全面二孩时代,医务人员如何更好地为宝宝的健康护航,是马立霜委员关注的话题。今天来到报到现场,马立霜委员高兴地告诉记者,去年她提交的产科与儿科联合诊治疑难疾病的提案得到了扎扎实实的落实,目前,北京市“产儿联合”咨询门诊的建设以及相关科研得到了有关部门的支持,疑难重症新生儿出生后转运绿色通道非常通畅,医疗机构治疗疑难重症新生儿的水平也有了明显提高。

        作为一名小儿外科医生,今年马立霜依然关注新生儿的健康,她建议建立新生儿重大结构畸形的三级防治体系,也就是对膈疝、先心病等重大结构畸形在孕前开始预防,在孕中进行筛查,在畸形新生儿分娩后及时进行医学干预。“以膈疝为例,虽然这是一种比较严重的畸形,但如果治疗及时,孩子痊愈后与正常人没有任何差别。”这些重大结构缺陷,虽然会危及孩子生命,但经过及时治疗可以痊愈,正因为如此,建立三级防治体系十分必要,也十分重要。  本报记者 贾晓宏 

        于嘉祥委员

        加强送餐员的人性化管理

        于嘉祥委员今年带来的提案与送餐员相关。“现在马路上的送餐员有点儿太任性了。”于嘉祥委员自己也有很深的感受,他经常能在马路上看到骑着电动车飞驰的送餐员。“也许因为送餐时间紧迫,再加上交通意识不强,所以他们不管东南西北,哪儿能过就过,引起了不少交通事故,本人受伤不说,给社会的交通安全也带来了隐患。”于嘉祥说,超时受罚等问题让送餐员工作压力非常大,因此为了降低受罚风险就罔顾了交通安全。于嘉祥建议,送餐公司不仅应当加强对送餐员的管理,提高他们的交通安全意识,让他们在成为交通参与者的同时还能成为维护者;同时,送餐公司还应当完善公司的管理制度,设置更加人性化的投诉处理机制,让送餐员工作起来更有安全感。

        本报记者 叶晓彦  

        郝金明委员

        把前门大街打造成北京永不落幕的大戏

        上午8点左右,市政协委员、大前门影视公司董事长、《正阳门下小女人》牛爷饰演者郝金明就带着提案来报到了:“早点来,早点进入状态。”电视剧的热播和“牛爷逛胡同”的节目让郝金明人气陡增,“我们的电视剧讲的是前门的事,我的提案也是,希望能把前门大街打造成北京永不落幕的大戏。”郝金明说。

        郝金明告诉记者,他一直希望前门旅游能注入更多历史文化血液:“把前门最辉煌的内容找出来,把旅游和历史文化结合在一起。”郝金明说,他想打造的是一种从早晨到晚上分阶段经营的模式,“打造成中国版的好莱坞”,利用高科技手段,将前门故事传到全世界。“任何来前门老店买东西的游客,我们都会组织给他们拍照,让他们发朋友圈,吸引国内外游客都来前门看看。”

        去年,郝金明的提案是把旅游和影视结合在一起,引起了普遍关注:“希望今年的提案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和支持。”本报记者 张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