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冬天,与温暖相遇

        编者按

        腊月已至,数九寒天中,我们需要更多的温暖。冬日里的暖意,可以来自于热气腾腾的食物,也可以来自亲友之间的爱与关怀;甚至,寒冷的天气让我们更能在温暖的被窝里安睡,做一个甜蜜而柔软的梦。

        在这些寒冷的日子里,同学们却“遇见”了更多的美好:老北京的火锅,爸爸的臂弯,新朋友的微笑,还有巧克力味道的梦……

        “醉人”的火锅

        孟安然(17岁)

        北京市首师大附中高三(12)班

        转眼小雪已过虹藏不见,日渐式微的暖意似乎只有在热气腾腾的一顿火锅里才能补回些许。火锅二字只消一听,百年间的融融热气就已摇晃着升腾,蒙了满眼的经年白雾。

        火锅的起源众说纷纭,不论是忽必烈的随军大厨切下的薄肉片汆涮热水,还是川渝江滩的纤夫围坐辣煮牛杂,都各自有一套理论。但无论如何,人们对火锅的喜爱,总是南北一致的。我向来博爱,既流连老北京的涮锅,又青睐重庆的九宫格,哪个都割舍不下。

        老北京涮肉一般用清水做锅底,为的是显出羊肉的鲜味,讲究点的也无非就是加点葱姜去膻,所以涮出的肉菜都一副“清水出芙蓉”的清新天然。涮锅必不可少的手切羊肉要求“立而不倒”以示新鲜,甭管是黄瓜条、小三岔还是上脑磨档,只要涮的时间恰当,哪个部位都是能白嘴吃得嫩弹;吃了满肚子肉,就着肥了锅的肉汤,老北京人还喜欢叫些白菜豆腐粉丝,裹上澥得正好的麻酱小料吃,临了俩烧饼收尾,用这些溜溜缝儿,被“淡妆浓抹”的胃这才舒坦,方能念一句“熨帖”。

        与北京涮肉的鲜嫩白生不同,重庆火锅妙在一口热辣鲜香。锅里翻滚的辣椒抢尽风头,在红油里起起伏伏散放着夺人魂魄的刺激味道,一个个“小炸弹”似的耀武扬威。这样的气势,无论下些什么吃食,都不免浸满香辣,红艳艳的色泽催促人们快些入口,任辣味在舌尖翻腾,再疾风火电地咽下。重庆火锅涮的菜物也独特,千奇百怪地展现川渝人的智慧,重口如脑花、猪天梯,明快似毛肚鸭肠,都让人不禁感叹川渝的“会吃”。

        与老北京涮肉相伴的是一扎酽浓的酸梅汤,与重庆火锅同行的是一碗甜滑的冰粉。每每吃到额头冒汗面若桃花,便需要火锅的伴侣,既抚慰住火气,又不会喧宾夺主地把吃出的豪气刹住,方算合格。作为搭档,它们与火锅共同编织着“饕餮”们的美妙幻境,带来更惊艳的口感。

        虽然近来一个人吃火锅的呼声越来越大,但于我而言,吃火锅最好的还是应该一大帮人。呼朋唤友,落座点菜,先就“红汤”“清汤”的问题半真半假地吵个不可开交,再互相妥协各让一步,选择“鸳鸯锅”;点菜时,杂七杂八地要上一大堆,东西南北、天上地下的食材在这一锅里相遇,便碰撞出惊艳——甚至于是一种不可企及的妩媚滋味了。最后,吃饱喝足,闲聊胡侃也告一段落,相携着出门,在冰天雪地里喷着火气,满心有着冲天的热浪豪情,亦存了份深夜初冬的文艺——肴核既尽,不知东方之既白,火锅的“醉人”,大抵就在于此吧。

        爸爸的臂弯

        张棽(12岁)

        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学初一(16)班

        早晨走出家门,我不禁打了个寒战。不知是因为气温又降低了许多,还是因为和父亲昨晚的争执,反正在这样一个阴郁的冬日,心情真是糟透了。我不禁裹紧了单薄的外套,疾步向学校走去。

        一天的学习充实而忙碌,那些不愉快的记忆也暂时搁置。放学了,虽才下午4点多,但天却早早地暗了下来,想想一天似乎也没放晴,昨晚与父亲的不愉快又再度想了起来。

        我与父亲好像从来没有过太多亲昵,父亲总是严厉要求我,作为儿子的我也一向“逆来顺受”。可最近,我却总会因为一点小事与他闹翻,哎,这或许就是别人说的“青春期遇见更年期”吧!

        正思索着,我朝校门走去。已经不太想得起昨晚引发争执的因由,倒需要琢磨一下:今晚见到父亲怎么办?想到这里,我不禁又打了个寒战。

        前面是谁?父亲的背影忽然出现在眼前。他穿着黑色的外套,可能因为冷,他佝偻着背,臂弯里好像还挽着什么。我不禁有点心酸,父亲才过50岁,但身型却明显不如以前挺拔——父亲老了。他走得很慢,似乎因为有什么事,而走得很犹豫。我疾走了几步,无论因为什么,我真不想和父亲在街上就吵起来。

        父亲竟在这时,忽然转身,臂弯里是我的棉服。“快把厚外套穿上!”他大声说道,一如早晨他“命令”我一般冰冷。可这次,我没有拒绝,顺势接过父亲递来那带着体温的外套。穿上外套,坏情绪仿佛瞬间被融化了。

        “早晨你没穿棉服就上学了,我担心了一天,这下班赶快回家取了衣服来接你,还怕走岔了。年底了,功课忙,千万别冻感冒了……”他像在说给我听,又像在喃喃自语,手还顺势把我搂紧。我有些尴尬,但却没有拒绝——爸爸的臂弯,真得很温暖……

        今天真冷,得赶紧回家了。

        梦神与梦乡

        曹瑾瑜(9岁)

        北京市上地实验小学三年级(4)班

        我们都会做梦,可你知道梦是怎么来的吗?现在我小声地告诉你:“梦都是由梦神制作出来的!”

        你可能会说:“世界上哪里有梦神啊?”但是,我真的见过梦神:她长着一头有魔力的长发。每当她的长发掉落时,她就会把那根头发放在孩子的枕头上,并把她随身携带的魔力药物放进一根又长又细的管子里,然后她轻轻地把药粉吹到孩子的头上,就这样,这个孩子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她还有一双尖尖的耳朵,她的耳朵总是能最快听见孩子们打哈欠的信誉棋牌游戏大全,不管那个地方离梦乡有多远。

        梦乡呢,是梦神居住的地方。那里没有具体的样子,一切都由梦神的思想而变化。有时梦神向往着迷人的大海,梦乡立即变成了大海,里面有着许多彩虹般的鱼儿在嬉戏。有时梦神喜欢美丽的森林,梦乡里立即长出许多植物,那里还有许多可爱的动物……

        有一天,我在我那柔软的床上进入了梦乡。我觉得我从我的床上飞了起来!我猛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白云上,那白云慢慢地飘向一堵墙。一堵墙?我没有看错,那确实是一堵墙。我拼命想让白云停下,可白云依旧向前飘着。我离那堵墙越来越近,我撞上了墙!我只觉得眼前一黑……

        在一片黑暗中,我掉了下去。奇怪,为什么我感觉不到疼痛?我睁开眼睛,低头一看,原来我躺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不远处,一条棕色的大河静静地流淌着。我兴奋地站起来,莫非这里是威利·旺卡先生的巧克力工厂?我摘下一片树叶,放入嘴中,细细品味起来,树叶在我的嘴里散发出甜甜的气息。因为树叶是用糖做出来的。这时我看见了旺卡先生。我一见到他,就觉得他对人很亲切,因为他的脸上有亲切的笑容。他问我:“你愿意接管这个工厂吗?”我刚想回答,但又一次摔在了无边的黑暗中……

        我醒了,回想起刚才的梦,觉得无比可惜。不过妈妈给我买的《查理和巧克力工厂》被我从书架中抽了出来,我想再看一次。当我不经意看了一眼封面时,旺卡先生好像在向我眨着眼睛。

        冬日记忆·她

        肖绘雨(16岁)

        北京十一学校高一(9)班

        人们都说,新年新气象,放在我身上可就不灵了:我还是老样子,迷迷糊糊、丢三落四的。这不,明明记得几分钟前刚把校园卡放在兜里,此时我却手足无措地站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上,摸遍全身上下都找不见它。

        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一张卡片颤巍巍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定睛一看,这不正是我的校园卡吗?“同学,我刚在楼道里捡到,请问是你的吗?”拿着卡的女孩用微微颤抖的信誉棋牌游戏大全问道。“是。”我简短地回答,直接把卡从她手中抽了过来,含糊地跟对方说了声“谢谢”后,就赶紧奔向下节课教室了。

        弹指间,学校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到来了,校园里一片银装素裹。我作为志愿者在艺术楼一间教室里主持活动。一上午很快就在汗水和欢声笑语中过去了。送走最后一波玩家,我立刻瘫倒在座椅上,有气无力地指挥另一名志愿者把门口的装饰撤掉。突然,我注意到一个小脑袋从外面小心翼翼探了进来,她咧了咧嘴,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请问这个活动待会还有吗?”

        尽管她全身上下都被cosplay服装紧紧包裹,我还是一眼认出了这个和我一起上政治课、帮我找回校园卡的女孩。我很愧疚,但还是不得不说:“抱歉,这是最后一场了,而且……”而且,这个活动需要很多人参与,她要玩,还得再叫上几个人呢!

        话正要出口,一个个画面忽然闪现在我脑海中:课间的教室里人声鼎沸,女孩却总是沉默地坐在教室一角,显得格格不入;食堂里,女孩孤零零坐在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吞咽着饭菜……

        电光石火间,有什么东西把嘴边的话硬生生堵了回去。我脱口而出:“而且,其他地方还有更有意思的小游戏,你可以去试一试!”女孩看起来有些犹豫,我便把学校特别定制的手环从手腕上摘了下来,递给女孩道:“喏,限量版手环,你拿回去做纪念吧!”虽然有些不舍,但女孩露出的灿然笑容让我明白,这是值得的。

        不久后的一天,我在学校自习到很晚。我走出教学楼,举着手电筒在黑夜中缓缓前进。前方一个人回过头,好巧,是她。“嗨。”“嗨。”她笑着回应我。正寒暄着,一团毛茸茸的东西穿过草丛。“喵!”我朝着草丛叫道。女孩却吓了一大跳:“啊,那是什么?”我将那条白猫指给她看。

        “嘿,我怎么感觉你离我越来越近了。”我盯着路面上越来越近的影子,开起了玩笑。一段沉默过后,她说道:“嗯,其实,我最怕猫了。”我们都不再开口了,在黑夜中肩并肩走着。我想,严冬在慢慢消融,春暖花开的季节就要来了。怕猫的女孩,你不会再孤独了。

        征稿征画

        查看征稿征画近期主题以及本版已刊发的作品可关注“北晚作文版”微信公众号。请在投稿时注明作者的姓名、年龄、所在学校班级,录用后将另行通知。

        投稿邮箱:hzzw100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