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三问”没有过时 今日犹当自问

来源: 北京文摘     2018年12月27日        版次: 01     作者: 介丁

    近日闲读,几个小故事颇有些意思。

    一则是“挨骂之问”。1941年6月3日,延川县代县长被雷电击死。事后,一个农民说:“老天爷不睁眼,咋不打死毛泽东?”保卫部门震怒,准备严查。毛泽东知道后立即制止:“你们倒是应该调查老百姓为什么会骂我们?”调查小组蹲点两个月,发现由于边区军政人员太多,征收的公粮增加,老百姓负担过重,产生了不满情绪。

    二则是“少奇之问”。1942年,沂蒙根据地被封锁、蚕食、压缩为“一枪就可以打穿”的狭窄地带,山东工作陷入敌强我弱的被动局面。刘少奇昼夜调研后问山东分局:为什么没有取得对敌斗争的优势?为什么群众没有真正发动起来?

    三则是“耿飚之问”。1991年7月,耿飚重返陇东庆阳县。在他住的招待所外,黑压压来了一大群老百姓,投诉一些县乡干部。耿飚召集干部开会讲了一件往事:50年前他也驻扎在这里,部队供给处副处长因犯事面临被枪毙的处罚。老百姓也是黑压压来了一大群,跪下来哭着求情。故事说完,耿飚问道:“现在我要问问今天在座的你们这些人,不管哪一个,如果犯了事,老百姓还会替你们求情吗?”

    “三问”,归结起来是群众工作之问,也是党如何确保长期执政之问。它让我们深深地明白,党群、干群关系是个要命的事,处理好了就血肉相连、水乳交融,处理不好就水油分离、水火不容。

    很显然,这“三问”,不仅在时下没有过时,而且还有重大意义。因为人民群众不满意、不高兴、不答应的事,仍在一些地方发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一些地方仍然存在,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情况也不在少数,说假话、官话、套话的风气尚未完全改变……

    今天已经跨入了新世纪,进入了新时代,有些老故事、有些旧警训依然值得细细品味。以上这“三问”就值得好好回答,尤其各级领导干部当时时自问。

    (据《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