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身为一把手 竟把国企当自家钱袋子

        近期,山西、北京、安徽检察机关依法分别对山东省原副省长季缃绮涉嫌受贿、贪污案,辽宁省原副省长刘强涉嫌受贿、破坏选举案,江西省原副省长李贻煌涉嫌受贿、贪污、挪用公款、国有企业人员滥用职权案提起公诉。值得注意的是,三人均为国企出身,从公布的案件看,三人做高管时“靠企吃企”大搞利益输送,此后任高官时“运筹帷幄”热衷权力寻租,其共性特点引人深思。

        记者对一些公开通报的案件梳理调查发现,少数国企高管在自身的“老板心态”、“交易心态”、“同僚心态”等催化下,私欲放纵,逐渐走上贪腐之路。尔后“商而优则仕”,“前高管、后高官”折戟仕途。人们扼腕叹息的同时,也警示我们进一步加强对国有企业“一把手”的监管力度,更好地强化他们的“四个意识”,提高“八大本领”。

        记者梳理调查发现,少数“由商入仕”的干部有可能存在三种共性心态。

        其一,“老板心态”,把国企当私企滥权谋私。

        观察纪检监察机关通报的一些典型案例,可以发现,部分落马官员在国企担任高管期间独断专行,无视规则,滥权谋私,把企业当成“自留地”,搞“一言堂”“家长制”,往往给企业造成巨额损失。

        例如,河南洛阳市委原书记陈雪枫2004年至2011年间,身为国有公司人员,违反相关规定,滥用职权,在国有企业增资扩股中,擅自决定不对相关资产进行评估,在股权收购中,擅自决定收购项目、收购价格,造成国有企业损失2.24亿余元,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山西省委原常委、太原市委原书记陈川平在2005年5月至2007年11月担任太原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兼太原钢铁(集团)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期间,违规擅自决定并直接指挥子公司太钢进出口(香港)有限公司在境外进行大量期货交易,造成国有资产损失折合人民币9亿多元。

        2018年11月,江西省原副省长李贻煌案一审开庭审理。检察机关指控,2008年,在江西铜业集团公司收购江西省银珠山银矿探矿权事项上,时任江西铜业集团公司董事长的李贻煌,违反相关规定,为他人谋取利益,在明知银珠山银矿探矿权价值被高估的情况下,决定收购该探矿权,造成国有资产损失人民币2087万余元。

        江西一名落马官员在忏悔录中说:“在我眼里,企业就像是我个人的,就是自家钱袋子,吃点、喝点、拿点算什么呢?大到上百万元的高尔夫球卡、成箱成箱的茅台,小到买眼镜、卫生纸、洗发水,全由企业支付。”

        一位曾在某落马官员任职企业里工作的干部坦言,与其共事期间,企业上下被这样一种观念误导:他是“一把手”,日常代表着公司的党政组织,他的意图就是组织的意图,他的指示不容分辩、必须照办,否则就是失职渎职。

        其二,“同僚心态”,热衷“圈子文化”带来塌方式腐败。

        一名官员落马后交代称,他当高管处理对上关系时,输送利益、巴结讨好,以此换取支持关照;处理对下关系时,谁支持他、听招呼、“孝敬”财物,他就关照谁、给谁机会,在企业形成了一个以他为中心的利益圈子。由于他在国企担任领导职务期间拉“同僚”、结团伙,信奉“圈子文化”,对所谓“亲信”坚持带病提拔,导致企业形成塌方式腐败。

        其三,“交易心态”,将“官场”变“商场”推崇利益交换。

        据纪检监察机关通报,安徽省原副省长陈树隆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长期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进行经商盈利活动,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将商品交换原则带入党内政治生活,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严重破坏政治生态。

        一名落马官员也在忏悔录中坦言,商品交换原则已经渗透到他的心灵深处,在处理关系时,骨子里忍不住搞权钱、权权交易,说到底都是利益交换。

        江西一名曾在开发区担任“一把手”的落马厅级干部也因没能祛除“商品交换习气”而最终落马。他向办案人员交代:上世纪90年代下海经商,对赚钱有了浓厚的兴趣,回到机关上班后,也长期在做生意,热衷于炒房、投资。在“生意经”的驱动下,这名官员在2016年9月主政开发区后开始肆无忌惮贪污腐化,“原来不敢要的、不想要的都开始要了,原来不好意思收的、不敢收的都开始收了。”

        延伸阅读  

        监督弱化滋生贪腐“毒瘤”

        此类落马官员中,有的在国企任职期间经营成绩突出,于是自恃“掌控一方”,居功自傲,我行我素,其他班子成员不想管、不敢管,有的甚至连基本的党组织生活都不参加,党内民主监督形同虚设。

        与某落马官员在国企共事的干部表示,对落马官员的贪腐行为“听到过议论、看到了现象”,但没抵制、没斗争,明哲保身,当老好人。一名国企纪检干部坦言,在对“一把手”进行同级监督时存在“怕”的思想,不敢担当。

        江西一名落马厅级干部曾在某省属国企担任一把手6年多,在他执掌该国企期间,企业党代会基本上没开过,企业政治生态不断恶化,甚至连生产经营工作也习惯于搞幕后运作,严重违反民主集中制原则。

        “对国企加强全面从严治党应倍加重视。”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由于监督出现弱化甚至缺位,有的国有企业就像“封闭的王国”,少数国企高管甚至把企业当成了“私人领域”,为了一己私利,对企业发展不负责任,大搞权钱交易、钱钱交易,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少数高管任高官后落马的现象警示,对国企高管需进一步筑牢反贪腐“防火墙”。

        (据《瞭望》 刘菁 胡锦武 陈毓珊/文)

  • “银发族”出境游 存在几多隐忧

        一家知名旅游平台发布的《2018老年人跟团旅游消费升级报告》披露,今年我国老人的足迹遍布74个国家。随着老年人纷纷选择出境旅游,安全风险也日益凸显出来,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老人境外游事故频发

        今年7月,泰国普吉岛海域游船倾覆事故曾引起广泛关注。事故造成“凤凰”号上47名中国游客死亡,游船上就有老年人游客。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老年人在出境游过程中遇到此类安全事故,有的是因为天灾,有的是因为人祸,在事故追责时容易陷入各方相互推诿扯皮的情况,一些人在反复协商无果的情况下,会选择诉诸法律。

        2016年,赖某参加“埃及悠享红海假期5晚8日”旅游团,旅游期间在红海格尔达格岸边游泳时溺水死亡。法院对此判定,旅行社仅提示游客根据自己身体状况及游泳技能水平参加项目,并未详细介绍浮潜活动及活动中可能存在的危险性,使游客无法全面了解浮潜活动面临的危险状态。而且受害人是83岁高龄的需特殊照顾的老年游客,但旅行社提交的证据仅显示对所有团员只是泛泛提示,不能证明其在旅游过程中针对特殊团员采取相应的安全保障措施和必要的监护行为。因此,旅行社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侵权责任,赔偿责任比例为80%。

        2016年,老年人王某参加了某旅行社组织的泰国七天六夜游,在观看当地表演时,王某起身换位子摔倒,在国外及国内期间发生医疗费用共计1.4万余元。法院裁定认为,旅行社未认真履行警示、告知和提示等安全保障义务,在王某为老年人的情况下,导游未陪同到人多拥挤的表演现场有效组织和维持秩序,致王某在旅游过程中摔伤,应承担主要的赔偿责任。不过,王某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其对自身人身安全应具备一定的审慎注意义务,故对其自身的损失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最终,法院判决旅行社承担70%的违约责任。

        2013年,李某报团参加“沙巴文莱5天海岛假期”游,签署了《旅行者健康状况确认书》。行程第三天,李某在沙比岛游玩乘坐快艇时,因遇到风浪,快艇发生颠簸,导致李某被快艇抛起,回落时意外受伤,腰椎、胸椎骨折。旅游公司称,当时一直向李某就旅游项目的风险作出提醒、警示及告知,并多次极力劝告李某不要参加香蕉船游玩项目。

        由于旅游公司未能提交充分证据证实其已对李某履行了安全保障义务,违反了双方签订的旅游服务合同的约定,应对李某的人身损害结果承担主要责任,最终法院酌定旅游公司承担70%的责任,李某自负30%的责任。

        做足功课别追求刺激

        以往有不少老年游客吃了低价游的亏,而现在这一情况也在渐渐发生变化。老年人选择出境游种类也越来越多。一位业内人士说,“以前的老人大部分都是跟团游,现在也有好多老人的子女或者亲属在国外,还有一些出境游经验比较丰富的老人,他们越来越愿意选择自由行。定制游也越来越受到重视,我们根据客户的需求,比如目的地、时间、预算等,为他们安排旅行计划”。对于出境游老人的安全,一些旅行社只是采取常规措施。

        对于选择出境游的老年人游客,业内人士也提供了一些出行建议,首先,如果是首次出境的老年人,一定要了解自己的身体情况,参加任何项目都要量力而行。在出行前,要准备一些常用药品。除了旅行社给顾客购买的保险之外,建议六十五岁以上的游客自己多买一个境外救援险。如果有家人、有亲属朋友陪同的话会更好,最好不要单独出行。

        另外,在境外旅游时,一定要时刻注意自己的人身财产安全,紧跟团队,不要独来独往,保持手机畅通。如果团队要进行热气球、出海、快艇等危险性、刺激性的项目时,建议老年人都不要参加。认真听取导游和领队的一些建议,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减少安全问题。在境外,导游肯定会尽到提醒的义务,但是毕竟一个团队里有很多游客,不可能时时刻刻跟着某一个人,所以这些事情最好是老年人自己以及家人引起足够重视。

        (据《法制日报》 杜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