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日本网军 一张藏得很深的王牌

        日本政府最近举行内阁会议,批准了新版《防卫计划大纲》,强调日本自卫队将进一步强化信息等新领域的防卫能力,重视人工智能和先进网络技术的研发。

        但就在不久前,日本负责网络安全的阁僚、网络安全战略本部负责人樱田义孝刚刚闹出大笑话,面对国会议员质询,他承认从未用过电脑。樱田在众议院内阁委员会辩解称:“因为手机特别方便,我一天使用好几次手机办公。”

        这些奇葩言论在日本国内外引起热议,不由得让人怀疑,对电脑一无所知的外行掌控下的日本网络安全,还能好吗?日本网络安全和网络战能力,真的像这位负责人一样“不靠谱”吗?

        起步和美国差不多

        明确提出“瘫痪战”

        作为曾在信息技术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国家,日本对网络安全和网络战的重视度极高。早在2005至2009年度《中期防卫力量发展计划》中,就明确提出新作战理论“瘫痪战”,而且日本自卫队认定“网络瘫痪战”是重中之重,瘫痪对手的作战网络将令取胜事半功倍。要知道,美国国防部也不过在2005年才明确把网络空间与陆、海、空、太空定义为同等重要的五大决胜作战域。2011年版日本《防卫白皮书》更对政府机关及自卫队等关键部门的网络安全现状作出分析,指出“网络安全对国家安保有重大影响,日本今后要把提高预防黑客攻击能力作为一个重要课题”。

        早在2008年,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监部(统幕)就成立首支网络战专业部队——指挥通信系统队,里面的网络运用队专责维护、管理与监察防卫信息通信网,并与陆上自卫队系统防护队联合应对网攻。

        网上“战略预备队”

        随时可“由守转攻”

        经过多年建设,今天的日本网络战力量包括“一明一暗、一攻一防”两大部分。明面上是2014年设立的日本自卫队网络防卫队(前身就是电脑空间防卫队),由防卫大臣直辖,统合幕僚长指挥,24小时监视防卫省和自卫队网络,重点是防卫省系统与外网连接的部分及三大自卫队网络重叠部分,同时整合网络空间研究和情报搜集功能,并将分析结果告知各自卫队。此外,“网络防卫队”还负责对日本自卫队的其他部队进行技术支援、调查研究构成威胁的病毒、实施网络演习等。

        网络防卫队起初才90余人,但根据计划将扩充至千人。日本政府反复强调成立网络防卫队就是“自卫”,但随着规模扩大,其在网络空间的行为早就“由守转攻”了。一名政府内部人士称,“网络空间作战,单纯‘专守防卫’不可能,因为这形同静候对方黑客破坏你的防火墙,如果不反击,他们迟早会成功。”事实上,网络防卫队早就在实际操作获得政府默许,当受到所谓“敌国武力攻击之网络攻击”时,“可行使自卫权应对”。换言之,网络防卫队已成为日本网络主动攻击的“战略预备队”。

        除了较为人知的网络防卫队,日本还有一支隐藏极深的“网络黑暗势力”,那就是电磁波部,这是自卫队情报本部的一部分,地位与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相当。据美国“拦截”网站称,电磁波部最早的任务是窃听各种通信,保密级别很高,只向首相等少数高官汇报。防卫省官员称:“很少有人知道电磁波部具体干什么,也很少有人能进他们的大楼。”而且,电磁波部的工作虽受法律约束,但不接受任何独立监督。

        日本广播公司发现,电磁波部有个未公开的互联网监视计划,瞄准电子邮件等网络通信方式。

        前防卫省官员披露,电磁波部有约1700名员工和六处侦察监视阵地,可对通话、电子邮件和其他通信情况进行全天时监控。“拦截”网站称,电磁波部用名为X KEY SCORE的软件来监控网络活动,重点是筛选电子邮件、在线聊天、网络浏览历史和社交媒体活动的信息副本。它使用的另一套互联网监控程序则重点监控通过卫星传输的通信,2012年,这个代号“MALLARD”的程序每周可收集约20万次互联网会话的记录,并对其进行分析,这些数据一般会保存两个月。一位美国国家安全局高级官员表示,日本电磁波部的信号情报搜集能力“十分出色”。

        秘密获取境外情报

        关注周边尤其中国

        事实上,电磁波部的存在,更多是为日本获取境外情报服务。日本福冈县有个重要的基地,位于太刀洗町(隶属三井郡)和筑前町(隶属朝仓郡)之间,正式名称叫情报本部太刀洗通信所,而实际掌握者就是电磁波部。该基地有五座大孔径天线,主要开展对中国、朝鲜、韩国等周边国家的网络监视行动。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教授、政府网络监控项目专家理查德·坦特认为,太刀洗通信所“可看到”200多颗卫星,意味着该基地可使用监控系统,截获上述卫星通信和数据传输。坦特指出,上述200多颗卫星中,至少有30颗为中国卫星,此外,“俄罗斯、欧洲甚至美国拥有或经营的卫星”,也是基地的监控目标。此外,该基地还负责短波通信监测,主要目标仍是中朝韩等周边国家。

        作为日本军事力量背后的真正“老大”,美国对于日本政府强化网络战能力给予了大力支持。按照现行《美日防卫指针》,两国将共同应对网络攻击,甚至提出对被指“网络攻击源头”的国家进一步施压。

        这一切都表明,日本政府对培植网络战能力依然相当重视,值得警惕。

        (据《新民晚报》 吴健 宋涛/文)

  • 全球亿万富翁一半资产藏在“家族办公室”

        一场关于“家族办公室”的研讨会近日在迪拜召开。出席会议的人士非富即贵,包括贵族、亿万富翁、他们的继承人以及资产管理者等。“在这个房间里,与会人员的资产加起来也许超过2万亿美元”,一位参会的记者在文中写到。

        他们在讨论一种新的资产管理模式——家族办公室。

        资产过1亿美元的家族才能拥有

        家族办公室已成为投资界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当前,全球亿万富翁控制了近9万亿美元的资产,其中约4万亿美元放在家族办公室中,这一数字甚至超过全球对冲基金管理的资产总额,相当于全球证券市场6%的投资额。最大的家族办公室已成为强硬的集团,在重大交易上能与全球性大银行以及私募公司匹敌。一位家族办公室主管说:“我们是大多数人从未听说过的、投资领域中最重要的部分。”

        家族办公室从家族产业中发芽并持续为一个家族服务,这就是它最纯粹的形式,即“单一家庭办公室”,约有十多位雇员,拥有至少1亿至1.5亿美元资产的家族才能负担起它的运转费用。

        而衍生的“多家族办公室”则服务于多个雇主,可以服务上百个家族,费用均摊后,拥有2500万美元以上资产的家族即可负担。

        除了管理资金外,家族办公室还承担着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服务,包括税务和法律服务、监管网络安全等。有的还能处理敏感的家族事务,例如拟定婚前协议或离婚协议、帮助继承人上任等。被称为“超级富翁的超级帮手”。

        家族办公室还帮助不少家族打破了“富不过三代”的魔咒。追根溯源,家族办公室是随着19世纪美国“强盗式资本家”的发家而诞生,美国标准石油公司创始人约翰·洛克菲勒率先在1882年成立了他的家族办公室;摩根大通创始人约翰·皮尔庞特·摩根随后效仿。而法国欧尚超市集团的穆里耶兹家族,绵延五代已有600多名家族成员,如此庞大的家族事务正是由其家族办公室维持着。在美国和欧洲,几百个家族办公室已经服务了三代以上的家族成员。

        家族办公室崛起是股可怕力量

        21世纪以来,家族办公室的数量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其范围也开始向其他国家蔓延。大约有5000至10000个家族办公室坐落于美国、欧洲以及亚洲主要的金融中心,在印度也有45个家族办公室正式成立。

        印度第二大制造业巨头戈卡达出口公司董事长在2007年隐退之后,就委任其女婿鲁帕尼建立一个家族办公室来管理家族财富并向下一代过渡。为此,鲁帕尼花了一年时间,奔赴世界各地参加各种会议、收集相关知识,“在印度,这是个非常新的领域,我去欧洲大陆和伦敦的家族中了解他们创办家族办公室的经历。”

        全世界超过2/3的家族办公室成立于2000年后,据《经济学人》杂志分析,这是因为近年来金融领域中“流动性事件”的增多,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据《福布斯》杂志报道, 家族办公室的数量一下子增长了10倍。

        亿万富翁的增多也是个中原因之一。1980年来,世界上0.01%的人占据世界总财富份额已由3%上升到8%。可以说了解家族办公室也是了解这些“0.01%们”是如何挣更多钱的。

        家族办公室被冠上“加剧社会不平等”之类的“罪名”,但这还不是最令人担心的事情。《经济学人》列举了家庭办公室崛起可能带来的三个忧心的后果:第一个担忧是它可能危及金融系统的稳定性,不透明性若与巨额资金相关联,可能给市场带来爆炸性的震动,如1998年,超级富豪力挺的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1000亿美元对冲基金投资失误,震动了华尔街;同时,家族办公室可能放大富人对经济的影响力,比方说,比尔·盖茨如果专门在土耳其投资,他将控制当地65%的股票市场;而最危险的后果是,家族办公室能比普通投资者更有特权获取信息、交易和税收计划。

        当超级富豪“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也就是家族办公室崛起之时,它是否会带来巨大而可怕的力量?

        (据《文汇报》 吴姝/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