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好歌伴我数十载

        ●陈春喜

        歌声是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粮;歌声是在创业中不可缺少的精神支柱;歌声是激发人们奋发向上的号角;歌声是对美好人生的向往。

        我喜欢音乐,喜欢听歌,更喜欢唱歌。

        我是祖国的同龄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对共和国有着深深的情感,如果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祖国,我爱你!

        我和我的祖国共同走过了65年,在这65年里,祖国也曾经历过风风雨雨,也曾遇到过坎坎坷坷,但是祖国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披荆斩棘,绕过激流险滩,带领人民攻克了一个个困难,闯过了一道道难关,取得了巨大的胜利。尤其改革开放后,祖国在各条战线焕然一新,蒸蒸日上,捷报频传。生活中人们在吃、穿、住、行、用等各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好日子一天一个样,我在睡梦中都会露出幸福的笑容,这一切都与歌曲有着密切的联系。

        我爱唱歌,儿童时代,我们唱《东方红》,唱《学习雷锋好榜样》,唱《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歌声伴随我走过了那金色的童年。

        我爱唱歌,青年时代,我们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唱《我的祖国》,唱《团结就是力量》,唱《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走过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给我最大的震撼,莫过于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其中有许多振奋人心的好歌曲,影响着亿万人民的心。要说寻找《中国好歌声》,那里的歌曲是当之无愧的!而且还让人们记住了老一辈的歌唱家的名字,他们当中有:郭兰英、王昆、胡松华等等一大批耳熟能详的老艺术家。他们才是真正的明星大腕,是他们为祖国文化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

        自改革开放以来,在我国音乐史上,涌现出大量的《中国好歌声》,那优美动听的旋律,那震撼人心的歌词,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亲切,那么的让人爱听。这些好歌同时也深深地影响着我,使我更爱唱歌了!

        我最爱唱的那首《走进新时代》是多么好的一首歌啊,歌中唱道:“我们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

        由宋祖英演唱的那首《好日子》,歌中唱了我们今天的好日子,是那么欢快,是那么美好,每当听到这首歌,都不由得有想跳起来的感觉。我好喜欢这首歌!

        我爱唱歌,我喜欢阎维文唱的《母亲》《小白杨》《说句心里话》……

        我爱唱歌,我喜欢刘和刚唱的《父亲》《儿行千里》《欢聚一堂》……

        我爱唱歌,尤其蒋大为唱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牡丹之歌》《骏马奔驰保边疆》《草原之夜》《天边的骆驼》等歌曲,充满了亲情、友情和爱,听他的歌声能体会一句名言:人间自有真情在!

        尤其是近年,蒋大为老师推出了一首新歌,是由蒋老师自己作词作曲的歌曲《最美的歌儿唱给妈妈》。这首歌一经播出马上受到大家的喜爱,纷纷传唱。在我们昌平区,我不敢说是传唱的第一人,但由《中国电视报》刊登这首歌后,我马上抄写下来,复印多份,传给我所认识的玩乐器的朋友,让他们演奏,他们也觉得这首歌很好听,没过几天,这首歌就唱响了昌平公园各个角落。

        我爱唱歌,但同时感到在我们中国喜欢唱歌的人和喜欢听歌的人,大有人在。那就是音乐的魅力,歌声的魅力!

        如今我已经退休4年了,在我的业余生活中,唱歌是我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要用歌声抒发自己愉快的心情,同时也把快乐带给大家。

        在昌平,许多人喜欢听我唱歌,虽然我唱的不是很好,但我会努力的,我会把那好听的歌儿带给大家,让大家共同分享其中的快乐!

        最后我要说:在许多的文艺作品中,都把党和祖国比作母亲,而蒋大为老师的这首歌《最美的歌儿唱给妈妈》把对党对祖国的爱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我也要把这首歌唱下去,以抒发我对祖国无限的爱。

        愿我们伟大的祖国更加繁荣富强,蒸蒸日上,更加灿烂辉煌!

  • 照片,我的美丽人生

        ●张海荣

        如果说快乐是一种心态,那么,美丽就是一种心境,我的美丽从拍照开始,张张照片铺满了我的人生之路,彰显了我的美丽人生。只要自己把心境变得轻松、快乐、宽慰,便觉得自己永远都是美丽的。

        我爱照相,爱看照片中美丽的风景、爱看照片中自己曼妙、凹凸有致的身材、爱看照片中自己甜美的笑容。我爱笑,几万张照片几乎全部是笑脸如绽放的花儿,我爱照相,只为留下生活的美好回忆。正如我爱写文章,其实并不是因为要成名成家,只为写写自己的心境与经历,或许在以后能够为自己留下一本完整的生活记录,里面有泪,也有笑,更多的是希望,是对明天的期盼,是对生活的热爱。爱照相也是为了留住青春的痕迹,朋友说“青春是留不住的”。是呀,青春怎么会留的住呢?照片上的我早已经不再是20岁时的我,但是,每每翻阅这些照片,心中都不免有一丝欢喜。

        记得那年8岁,不懂事的我在邻居家玩儿,她家来了一位远方的客人,身上背着一个新鲜玩意儿,我好奇地瞪着一双大眼睛说:“叔叔,这是什么呀?干什么用的?”“这是照相机,可以照相,可以把你美丽的笑脸拍下来,你想试试吗?”叔叔摸着我的头说。我心想:照相机,是个啥东西,我听着他似懂非懂的话,小脑袋歪着,左看看,右看看,眼睛不错眼珠地盯着照相机。他看出我的心思,把我带到院子里,让我站好,告诉我别动,“咔嚓”一下给我留下了人生第一张照片。我身穿花布褂,一条免裆裤,一双花布鞋,脖子上还佩戴着一条鲜艳的红领巾,面部表情有点拘谨、羞涩。虽然看起来有些不美丽,但却给我留下人生第一张照片,从那时起我就喜欢上了照相,不但留下了一张张美好瞬间,也知道如何打扮自己了。

        记得那年上小学二年级,我喜欢唱歌跳舞,被选入学校的文艺队,一次参加演出,老师要求穿裙子,村里的供销社还真有裙子,我兴致勃勃地跑回家跟妈妈说去了,妈妈说:“没钱,不给买。”我一听跳得高高的呼喊着,“不给我买不行,只要不给我买我就哭八天八宿。”“哇”就这样哇哇的哭起来。妈妈指着我说:“你这孩子,咋这气人呀,家里哪有那么多钱呀,只有5块钱。”“哇”妈妈的话我根本听不进去,我的哭声越来越大。“行啦行啦,别哭啦,让我想想办法。”妈妈怕我哭坏了,连忙招呼大姐、二姐连夜编草帽辫卖钱给我买了那条裙子。就这样我穿上了那条裙子,心里美极了,从此更加爱美了,也更加想着把美丽留下来。

        由此不管走到哪里,无论河流湖泊,大海码头,苍松翠柏,山间地头,宽阔马路,花草丛中,密林深处,小院农家,长城脚下,大街小巷……都要拍照,或自拍,或请别人帮忙拍照。凡是自己走过的地方,或自己或同事好友都留下美丽的身姿,把自己的心融入自然,融入天地之间。看到自己无论何时何地,永远都如沐浴春风,永远都是那么开心快乐,永远都是长发飘飘,永远都是身材曼妙、凹凸有致,永远都是笑容甜美。虽然有时也不免对着照片慨叹:一样的风、一样的阳光和青草、一样的笑容、一样的身材、一样的秀发、一样的快乐,但是脸庞却已经不再是那个小女孩儿了……虽然“青春是留不住的”,但是可以留住快乐和美丽的心境,所以即使会有莫名的惆怅,但我不会去管它,因为我曾经拥有过青春和美丽,足矣!

        多年来,自己保存了上万张电子版照片。闲暇时在电脑上翻看,感受生活的美好,欣赏自己的美丽。美,是需要有美好的心情来体味的。伸出双手,却无法揽一缕清风入怀,人只能走在风中。于是拍拍照,在照片中看自己被风吹起的飘飘长发与裙摆,携一片绿色美景回家,这样的阳光和微风是美好的。自然界原本就是五彩缤纷的,用镜头留住那份天然的美丽,感恩大自然对生活的恩赐,宁静祥和的好心境会给人带来精神的美丽,外表也变得美丽了。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是个单纯、快乐、永远长不大的老女孩儿,朋友教我要学会入世,可是我总也学不会,莫名其妙地,我就总有一份好心情,也许源于对自然的一份热爱,源于对生活的热爱,源于生活经历的简单,源于不知愁滋味的幸福,虽然我也曾遇到过困难和不开心,但我总会对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热爱生活,拥有健康的身心,拥有一份美丽的心情,生活便无怨无憾了。茫茫人海中的你、我、她(他)就会过得一天比一天美丽。拥抱自然,给自己一个放松身心的理由,那一刻,就会懂得,美好的生活来源于美丽的心情。

        美丽是一种心境,坚信它能够伴随自己的一生。

  • 久远的驼铃声

        ●李永明 孙景权

        泃河,是流经平谷的最大河流,也是北京市五大河流之一。相传春秋战国时期,泃河是平谷通往天津等地的重要交通要道。那时,泃河水面宽阔,每天摆渡的船只往来不断,每逢金秋时节,泃河两岸更是呈现一派繁忙的景象。来自平谷、密云和蓟县盛产的干鲜果品,都是由此处运往天津和唐山等地。至清末民初,泃河水运仍很繁忙。

        当时,位于平谷城南的寺渠桥处曾是水运码头,每到傍晚,水运船只停泊在这里,运货人马车辆络绎不绝,船上炊烟缭绕,观众熙熙攘攘,甚为热闹,成为当时的平谷八景之一。

        后来,由于陆运的兴起和泃河水位的降低,水运逐渐减少,最终退出历史舞台,位于平谷城西3公里的岳各庄官道,就成了平谷至北京的必经之地。说是官道,不过是一条简易的土路,行人以徒步和挑着担子的居多,间或有大骡子大马、毛驴经过。随着京津一带,特别是京西地区出现了许多拉骆驼的,他们专门承接运输合同,赶着驼队走四方。渐渐地,岳各庄村北的官道上,也不时有驼队经过,为当年的平谷增添了一道别样的风景……

        看到骆驼日渐成为运输工具,路过村里的骆驼一天多似一天,靠近公路的一户张姓人家便利用家里的大宅大院做起了骆驼生意,选一个黄道吉日挂出了“骆驼店”的招牌。

        凡事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岳各庄独特的地理位置正好成全了骆驼店。因为骆驼毕竟是牲口,离不开吃喝拉撒,又都是成群结队,往往是赶早搭晚,不方便住在城里,但又不能离城太远,否则交货验货也不方便,这张姓人家的“骆驼店”便成了往来的驼队歇息的地方。多年之后,到了张明顺、张明芳兄弟俩这辈上,更是把骆驼店经营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

        那年月,从入秋开始,骆驼店就开始忙活起来,往来的骆驼队进山收购干果和柿子,在这里集中后再成批地转运出去,以走山西的居多,也有南下天津的。

        骆驼以7匹为“一把”,每把打头或押后的骆驼脖子间拴一个大铃铛,既是给他人警示信号,又便于骆驼的主人掌握情况。骆驼队走远路都是赶早启程,每天清晨,岳各庄村里都会响起“丁零……咚哒……丁零……咚哒……”的驼铃声,悠扬的驼铃声传得很远,很远……

        骆驼身体高大,成年骆驼到肩膀一般高达1.85米,到驼峰高可达2.15米。骆驼需要卧下休息,卧下的骆驼就像一座小山岗。张明顺、张明芳兄弟俩把宅院打上隔断,除了满足一家人居住外,都用来经营骆驼店。他们沿院墙各盖上一排房子,再分割成一个个驼圈,给骆驼提供一个良好的休息场所。骆驼店可同时接纳3把骆驼,自家也拴了几匹,出租给他人短途运输,也供驼队遇到货物多时临时增加运力,由驼队租下来带走,返程或下次再来的时候送回来。

        骆驼是沙漠里重要的交通工具,有较强的承载力,人们把它看作渡过沙漠之海的航船,有“沙漠之舟”的美誉。除了在沙漠里离不开骆驼,平原地带也显出骆驼运输的优势。骆驼虽然走得很慢,但善于长途行走,而且负重能力强,一匹成年雄性骆驼能驮上300多公斤,骆驼吃的还省,养骆驼比起养大骡子大马来还要划算。

        骆驼是反刍动物,特别能忍耐饥渴,平时吃饱、喝足,走在沙漠里可以几天不吃不喝。可一旦停下来休息,便悠闲得把平时贮存在胃里的水和经过粗嚼的草料,再反刍到嘴里细嚼一遍,奥秘就在于骆驼的体内贮存着脂肪,这些脂肪在骆驼得不到食物的时候,能够分解成骆驼身体所需要的养分,供骆驼生存需要。另外,骆驼的胃里有许多瓶子形状的小泡泡,那是骆驼贮存水的地方,这些“瓶子”里的水使骆驼即使几天不喝水,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高粱叶子是骆驼喜欢的主食之一。张家兄弟的骆驼店,不仅使岳各庄的高粱叶子成了宝贝,也带动了周边一些村的高粱种植。每当有驼队来到的时候,村里人就把擗好的高粱叶子卖给拉骆驼的,换点儿零花钱。村里几个小青年头脑灵活,看到村里高粱叶子不够骆驼吃,就到邻近几个村去收购,也有邻村自己来卖的,岳各庄因此而热闹起来。若是赶上没有骆驼队的时候,有人送来了高粱叶子,张家就代为收购,先把钱垫上,也不让人白跑路。

        骆驼店除了给驼队提供休息场所赚点小利外,更重要的是白得骆驼粪。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农民最亲的是土地。最盼的是多打粮食,也就把粪肥看得金贵。张家兄弟经营骆驼店,主要是为了家里的那40多亩好地,他们每天都把骆驼圈打扫干净,把骆驼粪集中起来沤成肥料,开春运进地里。张家的庄稼有了足够的底肥,长势明显的旺盛,玉米秧黝黑透亮,玉米棒子长得比棒槌都粗,产的粮食比其他人家多出一倍。

        看到张家经营骆驼店,不仅能挣到零花钱,还“养肥”了地里的庄稼,村里也就有看着动心的。首先是王占庭,也攒钱拴了几匹骆驼。王占庭弟兄4个,属他心眼活泛,他拴了骆驼既自己拉脚,赚到一些“脚钱”(即运输费),也租给驼队使用。随后,王世奎家也拴了几匹骆驼,加入骆驼生意行列,从京西门头沟驮来一袋袋平谷稀缺的煤,再从平谷驮回些山货、果木(即鲜果)到北京,虽然他每次往返都要花十天半个月,但常年晓行夜宿,餐风饮露地艰苦奔波,总可以因而日子过得还算得上殷实。

        村里有了同行,张、王两家生意上不仅没有拆台,还来了个相互照应。在饲养骆驼上,谁家有了难题,都是相互帮忙,遇上需要骆驼的驼队,也是相互引荐。每年夏季,要把骆驼赶到口外去放青,几家也总是联合在一起。

        骆驼店给张家带来了滋润的日子,也让张家在村里口碑不凡,张明顺的父亲活到90多岁,是当时村里少有的长寿老人。受家庭的熏陶,张明芳的儿子张连成,19岁就参加革命队伍,成为一名抗日战士。

        抗日战争爆发后,北京地区沦入兵荒马乱的年月,交通运输业受到影响,再加上马车、汽车等交通工具的兴起,到20世纪40年代,骆驼在北京地区逐渐减少,骆驼运输最终退出历史的舞台。岳各庄村骆驼店和养骆驼的营生也成为历史,连同那悠扬的驼铃声,成了那一代人永远的记忆。

  • 我把微笑带回家

        ●石作良

        一路风尘,两肩霜花,

        总有风吹和雨打,

        风雨之中,我回首望一望,

        灯火阑珊处是我家。

        一身疲惫,两脚泥巴,

        尝过酸甜和苦辣,

        迷茫之中,我悉心想一想,

        温暖的家里有热茶。

        有泪抹一抹,有汗擦一擦,

        我把微笑带回家,

        为了苍老的爹,为了慈爱的妈,

        我一切烦恼都放下,都放下!

        把活儿干一干,把话拉一拉,

        我把微笑带回家,

        为了温柔的她,为了可爱的娃,

        我抖擞精神再出发,再出发!

  • 不得不吃的西瓜

        ●杨先慧

        在那商品短缺的年代,许多家庭都是算计着“吃”,特别是孩子多的家庭,有吃的要按人头限量供给,吃不饱或饿肚子是常事,用现在的话说,“倒省得糟蹋东西”。然而,有一种东西可以放开吃,而且吃不完还不行,这就是瓜种,也就是专门用于提供瓜籽的西瓜。 我的家乡中臧村西南方向有片沙土地,村民们都叫“杏行地”。不知道啥原因,这里产的西瓜皮薄、瓤沙、汁多,甜度也高,名扬京城。一年盛夏的下午,我放学背筐去打草路过瓜地,只见瓜把式正往马车上装西瓜,稍不小心,“啪”地一声,西瓜就裂开了口,馋得我直流口水。 “妈,我要吃瓜!”回到家里,我“跺”着脚求妈去瓜地摘瓜。妈回答:“傻儿子,集体的瓜是用来卖钱的,哪能随便摘?”妈告诉我:“又快该吃瓜种了,到时让你吃个够,吃不了我抽你。”大约过了十几天,村里开会通知第二天中午,全村人一起吃瓜种。瓜种都是熟透的最好的且个头又大的西瓜,村里人都要免费吃,但对吐瓜子要求很严格,也就是尽量别把瓜子咽在肚子里,否则来年怎么种瓜。 第二天中午,妈拿着菜刀、案板,带着全家人来到村办公室前的场地,与村里人一起吃瓜种。在杨树下,我抬头一看,马车上的瓜个头大还鲜灵,人们争着往下搬,各家人一圈一圈地围坐在一起,像吃大席似的。妈看我站着发愣,喊了我一声,我连忙跟妈一起向瓜车走去,一次就搬了三个西瓜。也许是平时很少吃瓜,也许是肚子没有油水,一会儿的工夫,我就吃掉小半个西瓜,肚子鼓鼓的。最后还剩下一个瓜,妈说为了交上这瓜子,我把瓜切开,一人吃两三块。妈发话了,那就吃吧! 说实话,吃不饱、饿着难受,吃多了也难受。一同吃瓜的四大伯看我那小样,抿着嘴乐,他让我和小伙伴一起到村南场院边上的河坑里扑腾扑腾。河坑里的水是活水,河坑的上游和下游是一条小河沟,那时不用化肥,生态环境好,没有污染,每天中午或晚上,常有大姑娘、小伙子在此戏水或打水仗。有时下大雨,河水上涨,有人就带着渔网来捕鱼。话题扯远了,这天中午,我们几个小伙伴在水里这一折腾,鼓鼓的肚子还真下去啦。 一晃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也由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成长“为退休老人,儿时的许多记忆都已模糊不清,可是吃瓜种这事儿还真清楚地记得,这既是心中的乡愁,也是那个年代农村生活的真实缩影,挺有意思。

        本版插图 程思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