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格儿
2019-08-09 11:05:24长安街知事
“90后”黑老大,“狡兔三窟”终被抓!
发布时间:2019-08-09 11:05:24 文章来源:长安街知事 作者:高楼 网络编辑:康琪雪

  一名“90后”老板,在市中心CBD的高档写字楼里开办多家公司,员工们穿西装、打领带,分属不同部门,每天忙于“办业务”。

  同样一名“90后”,带领一批“小弟”,以“盟主”自居,1年半里实施违法犯罪活动100余起、获利2500万元以上。

  “白”的外衣下伪装“黑”的本质,是近年来黑恶势力常见的新形态。日前,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赴无锡采访,还原了这起江苏省首例判决的“套路贷”涉黑案件的来龙去脉。

  一个求救电话,挖出新型犯罪

  “哥,快报警来救我!”

  2017年6月8日,无锡公安机关接报一起非法拘禁警情,一位吴女士被人控制在某小区达3天之久。

  民警迅速处警,解救出受害人,并当场抓获嫌疑人秦某。经查明,吴女士因手头拮据,拨打了无抵押贷款小广告上的电话并借款,后因无力偿还,遭到非法拘禁、逼讨债务。

  事情本来到此结束,但办案警官凭着敏锐的嗅觉,抓住嫌疑人口中的“公司”“催讨组”等敏感字眼,察觉到问题并不简单,背后可能隐藏着庞大的犯罪组织及新型犯罪手法。

  警方通过警情大数据系统分析研判,发现自2016年以来,相关公司、人员涉及催讨债务类警情70余条,包括多起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案件,由于分散在全市多个地区的派出所,之前并未引起重视。

  这些公司基本以“乾”字开头,如乾宏、乾富、乾友等,以信息咨询服务为名注册,集中于市中心CBD的两栋高档写字楼内,实际控制人是一名叫方悦的“90后”,另有一名合伙人徐前真。

  庭审现场

  方悦曾在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工作,学会了“零用贷”业务。后来他自立山头,与徐前真一拍即合,合作经营“零用贷”。

  他们广泛招揽同乡、成立多家公司,内部实行扁平化管理,按分工设立部门,如业务部、会计部、风控部、贷后部等,其中贷后部专门负责催讨债务,以人高马大、有案底的社会闲散人员为主。

  方悦、徐前真作为领导者,在各公司人员中拥有绝对的“话语权”,方悦更是以“盟主”自居。他们要求“小弟”穿西装、打领带,以营造正规合法的形象。

  “套路贷”获利,“软暴力”催讨

  所谓“零用贷”,是以快速放贷、无抵押为诱饵,通过中介介绍、电话推销等方式吸引借款人,以需要还款保障、不签不放贷等理由,要求借款人签订“高低”两个借款协议,金额相差2倍,“低条”为实际借款借条,“高条”是虚假借条。

  该组织还以保证金、上门费、中介费等名义收费,导致借款人实际拿到手的只有“低条”金额的70%至80%。以吴女士为例,她借款2.6万元,却签订了总计达5.2万元的借款合同,实际拿到手只有1.85万元。

  倘若借款人暂时无力偿还,他们会介绍旗下其他公司继续借贷,将欠款不断垒高。

  此外,该组织设置苛刻的履约期限和条件,在还款过程中横挑鼻子竖挑眼,以种种理由单方面认定借款人违约,如态度不好、还款超时、抵押车辆不见了、打电话不接、在其他公司违约、朋友借款违约等。

  “他们约定某日8点30分为还款期限,哪怕晚了一分钟都算违约。而且到了那个时间段,他们会关上手机,让借款人联系不上,过后就说你违约了。”无锡市公安局锡山分局刑警大队浦尧润警官说。

  坑人的还在后面,一旦借款人被认定违约,他们就派遣人员,手持“高条”来讨债。在这种情况下,借款人前期归还款项全部清零,必须按“高条”金额再次还款。

  催讨人员以“软”为主、软硬兼施,采用诸如威胁、恐吓、贴身跟随、殴打、非法拘禁、强行入住、喷红漆、堵门锁等手段要钱。

  作案现场

  借款人的父母、配偶、子女、朋友也是他们骚扰的对象。锡山区检察院杨帅检察官介绍了一个案例:欠债人周某躲债出逃,催讨人员就去他前妻家中要钱、骚扰、翻找财物,周某的孩子上初三、正在复习迎考,他们不管不顾,强行住了一晚,第二天拿到钱才离开。

  当时,周某应还款项只剩5千余元,催讨人员却敲诈了1万7千余元。

  “有一个被害人被逼要债务时突然身体不舒服,紧急送去了医院。催讨人员就一直守在他身边,在医院里整整看了一夜,而且做了分工,你看上半夜、我看下半夜。”杨帅说。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了解到,催讨人员曾连续20多天堵住一家民营企业的大门,严重扰乱了正常的生产秩序。

  建立严密组织,避开法律风险

  方悦等人非常狡猾,想了很多办法钻法律的空子。他们会准备十分齐全的手续,包括借款合同、借条收据、补充协议、租房合同、银行流水等,并要求借款人手持身份证、现金、借据拍照留存,细致程度远超正常的民间借贷。

  催讨人员则采取多种办法规避风险,例如多人出动,分人、分时、分段、分地点看住同一个借款人,表面上不限制对方行动自由,只是紧紧跟随,并私下强迫借款人拍视频,证明自己没有被胁迫。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从锡山区法院获悉,催讨人员甚至以民间借贷为由,要求在派出所调解室协商,实际上为了防止被控告非法拘禁,期间对欠债人贴身跟随,变相达到拘禁的目的。

  催讨人员还会带着租房协议,搬进借款人家中。若警方来干涉,他们就自称是租户,赖着不走。警方当天赶走他们,没多久就又回来了。

  相关案卷

  该组织制定了详细的规章制度来管理、控制、考核成员,如贷后管理十个严禁、保密承诺书等。并建立微信群,用来组织、管理债务催收,规定催讨人员上门后要把作案情况上传到群里、向老板汇报,根据“业绩”发放较高的底薪和提成。

  为了明确奖惩,该组织还规定凡是发生被看管借款人从催讨人员手中脱逃的情况,催讨人员要赔偿相应债务。

  一旦催讨人员被民警带走较长时间,就会被提出微信群,以免泄露内部信息。

  作为领导者,方悦和徐前真之间有明确的“黑”“白”分工,方悦负责放贷及讨债,若催讨人员被抓,则由负责“白道”的徐前真出面“打招呼”。二人于2016年2月合伙出资150万,到2017年8月,已非法敛财2700余万。

  他们如同跗骨之蛆,一旦被缠上很难全身而退。很多借款人不胜其扰,离开家乡逃到外地,甚至不敢报案,这也为后期取证带来很大难度。

  扫黑除恶,就要扫掉老百姓身边的问题

  现在看来,这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正是典型的“套路贷”“软暴力”。而在2016、2017年,相关概念尚未问世,作为新类型案件,是否能够涉及犯罪以及犯何种罪,从受害人、被告人、司法机关到社会整体认知,都存在一个逐步推进的过程。

  经过2个月的前期侦查,2017年8月15日,专案组抽调200余名警力开展集中抓捕,先后抓获方悦、徐前真、方阳阳、陈宝红、廖本波等40余人,缴获伸缩棍、匕首、喷漆罐等大量作案工具,冻结涉案资金600余万元。

  浦尧润告诉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大约20多名嫌疑人住在同一个老旧小区,里面门牌混乱不清晰。抓捕中,警方动用无人机进行侦查,摸清了每一个嫌疑人的具体位置,并扩展发现了若干新的抓捕对象。

  抓捕完成后,检察院依法提前介入,与公安机关形成合力。经过多次集体讨论、研判,并去外地学习取经,大家不断取得共识、办案思路逐渐清晰。

  例如,公安机关指出,该组织的目的在于非法占有受害人的财产,而非获取利息受益。这一点日后获得普遍认同,成为识别“套路贷”的重要特征。

  检察机关则提出,该组织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本质特征,应以扫黑除恶的思路办案,遂提出补充侦查取证意见27条,着重从组织结构、“软暴力”犯罪手段、危害性方面取证。

  浦尧润介绍,嫌疑人一开始拒绝承认犯罪事实,公安机关翔实掌握了他们没有放贷资质,收取过高利息,搞“软暴力”、非法拘禁等证据,层层深入,逐步突破对方心理防线,扭转其对抗心理,有利于日后庭审。

  2018年1月,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式开始,两高两部印发《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要依法打击非法放贷讨债的犯罪活动,为办理相关案件指明了方向。

  经查明,2016年2月至2017年8月,方悦、徐前真等人在无锡、江阴、宜兴等地催讨非法债务,实施非法拘禁犯罪11起,实施敲诈勒索犯罪12起,敲诈得款120余万元,实施寻衅滋事犯罪6起,一名被害人遭殴打致轻伤二级。

  庭审现场

  2018年12月28日,锡山区法院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罪等,分别判处方悦、徐前真等38人有期徒刑十九年到一年九个月不等。2019年3月21日,二审维持原判。

  为充分保障被告人的获得辩护的权利,法院先后为9名没有委托辩护人的被告人指定辩护人12名,使其获得专业法律辩护的机会,也能够更为理性地面对自己涉嫌的各项罪名。

  主审法官林琳告诉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审判团队克服诸多困难、加班加点、阅读卷宗超过200本,仅开庭时间就超过100小时。经过庭审、询问、交叉询问、质证,被告人普遍从拒不认罪转变为认罪认罚。

  庭审结束后,方悦的辩护人还发了朋友圈,对法院的工作表示赞赏!

  此外,该案还查处4名公职人员“保护伞”,因侵犯公民信息及滥用职权,他们受到刑事处罚、降级撤职的处理。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始之前,在江苏省乃至全国范围,都存在“套路贷”案件争议多、不敢办等问题。

  无锡以方悦、徐前真案件为突破口,在江苏率先对“套路贷”进行集中围剿,探索形成了公安机关对“套路贷”各个环节实施“全链条”打击、检察机关适时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取证等新战法,打造了精准打击“套路贷”的样本。

  今年4月9日,两高两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为准确甄别和依法严厉惩处“套路贷”提供了依据。

  该案的破获也提高了人民群众防范“套路贷”的意识,此后,公安机关接到了大量相关报警。

  “扫黑除恶,就是要扫除老百姓身边的突出问题!”一位办案民警说。

原题:“90后”黑老大,“狡兔三窟”终被抓!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