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门儿清
2018-11-28 08:39:16北京日报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边境扫雷排爆记事感人至深,让我们记住这些英雄!
感人至深,让我们记住这些英雄!
和平年代,离死神最近的人
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边境扫雷排爆记事
发布时间:2018-11-28 08:39:16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奚小荻

  云南扫雷大队官兵在天保口岸某雷场排除炮弹(资料图片)。新华社发

  有人说,扫雷官兵走的是“阴阳道”,过的是“鬼门关”,使的是“绣花针”,拔的是“虎口牙”。

  也有人说,扫雷官兵是“刀尖上的舞者”。

  大家都说,和平年代,他们是离死神最近的人。

  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官兵,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直面生死考验,不畏艰难困苦,常年奋战在死亡地带,3年来,共扫除雷区近60平方公里,人工搜排地雷等爆炸物近20万枚(发)。

  他们,让数十年的雷患得以消除,边民生命安全得以保障,田地得以耕作……

  为人民扫除雷患,上!

  雷患威胁生命。在边境地区,经常会发生边民因误踩地雷被炸死炸伤的事故。

  为彻底清除雷患,2015年,第三次大面积扫雷行动启动。云南扫雷大队抽组时,各部队的勇士们纷纷请战。

  被授予“排雷英雄”荣誉称号的扫雷大队三队队长蒋俊峰,再次踏入生死雷场。为参加扫雷,二队原教导员杜文凯,申请留队继续扫雷。曾多次参加国际维和扫雷行动的扫雷大队四队队长李华健、一队班长刀海龙、三队战士王家贤等官兵,争着上雷场。“能亲手扫除雷患,值!”

  家就在雷场边的扫雷大队四队班长刘贵涛,一家人曾饱受雷患之苦:爷爷触雷过世,表哥、姑姑被地雷炸伤。原本在外地服役的刘贵涛,得知扫雷大队组建的消息后,第一时间申请加入扫雷大队。

  为人民吃苦冒险,值!

  在雷场,地雷等爆炸物种类繁多、交织混埋、辨识难度大。因年代久远,部件锈蚀老化,地雷性能极不稳定,极易突爆,排雷危险可想而知。

  “脚底一滑,甚至滚落一块石头,都可能触发地雷。”扫雷大队大队长陈安游说。

  天保口岸雷场,官兵们深挖半米多,刨出上万枚地雷。刘贵涛小心翼翼拆除一枚诡计雷时,蚂蟥突然叮咬,他腿脚一动,旁边战友惊呼:“地雷!”低头一看,他鞋底边上就是一枚地雷!

  两年前,下士程俊辉在排除一枚绊发雷时,脚下山石轰然崩塌,他跌入30多米深谷,经抢救无效牺牲。这位扫雷战士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2岁。

  前不久,中士杜富国在排除爆炸物时,突遇爆炸,防护服虽然保住了他的生命,可他却失去了双手、双眼。

  扫雷大队官兵常年穿梭于热带丛林中不同雷场,没有固定营房,生活条件艰苦。

  一次,扫雷大队二队去一个雷场执行任务。由于去一次需2小时车程,官兵们干脆住到雷场。在没电、没手机信号的原始丛林中,他们吃压缩干粮,喝地表水,仅用7天,就清除完所有地雷。

  扫雷大队三队官兵常年住帐篷,今年10月,他们转换雷场,挤在边民废弃的烤酒房,人均面积不足2平方米。

  3年来,扫雷大队官兵人均进出雷场700余次,搬运扫雷爆破筒等物资10余吨。

  为人民吃亏付出,赞!

  扫雷,官兵们面对的不只是生死考验,付出的也不只是汗水。

  扫雷大队四队分队长张波,从西藏军区志愿加入扫雷大队。妻子刚随军到拉萨,却又分居两地。

  中士孟令冲,推迟婚期加入扫雷部队。女友起初不理解,当看到边民因雷患受伤,她落泪了:“我等你。”

  “大队已婚官兵全部两地分居,40多名官兵把亲人重病等家庭困难瞒在心底,奋战在雷场。”扫雷大队政委周文春说。

  “亲爱的爸爸!自从您去扫雷,我好久没见到您了。要是我有一双翅膀,能飞到您身边照顾您,那该多好啊!”这是女儿写给扫雷大队二队队长付小科的信,每次读完,他都感慨万千。

  一名下士特别叮嘱记者,不要写他的名字。“父母不知道我在扫雷,知道了会哭……”

  这是一个令人动容的场面:当着乡亲们的面,扫雷官兵们手拉手站成一排排,一步步踏过雷场——这是中国扫雷兵特有的移交土地的方式,以此证明他们搜排过的雷场绝对安全,请乡亲们放心耕种!

  如今,他们搜排过的雷区成为沃土良田,乡亲们播种的庄稼开始收获;他们搜排过的口岸通道,满载货物的卡车川流不息……(新华社昆明11月27日电)

419982617.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